风痕

不会画也不会写,只能搞翻译,而且经常咕咕咕。喜欢WoF和音乐剧(德奥粉一只)。

火翼飞龙(Wings of Fire) Book 11 失落的大陆

这里风痕,下面是国外畅销书系列火翼飞龙(Wings of  Fire) 的第十一本书,失落的大陆(The Lost Continent)的翻译。没看过前面的书关系也不大,因为这本书是一个新的大陆,新的故事的开始。清瞳是唯一一个前作中出现过的角色,文中提到的庇利亚就是前作发生的地方,后面几本书才会与之前的角色联动。种族设定等我会以图片形式发出来。

这是我第一次搞翻译,文笔不好请大家见谅。有不足之处欢迎大家指出和建议。其中有两章不是我译的,译者我会标出来。另外我翻译速度慢,所以是不定时更新。

好了不废话了

序章 (译者:天之翼女王 布雷伏莱尔)

大约两千年前……

如果你正径直飞入一阵飓风,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也许会大有帮助。

继而言之,如果你是一条能够预知未来的龙,以你过龙的智慧也许远不会想着去径直闯入一阵飓风。

然而,就清瞳的预见所示,那正是她应该做的事。

她扬开自己的黑翼,它们已在一整天加上一个上午的长程飞行后颇感疲累。她的爪子紧扣在她身下湿滑的岩石上。她的龙鳞在充满盐分的海雾中感到酥痒。而在她的上方,懒懒的阳光从乌云间的裂隙中透射下来。

她闭上双眼,沿着她面前铺展开的未来探索着。

在一个方向上——南部稍微偏东一点的位置——有一个小岛,它有着温暖的沙滩,两棵椰树相互交斜着,还有一些悠懒的虎鲨可供食用。这场飓风将会完美地绕开它,如果清瞳前往那里,她可以歇息歇息,吃顿好饭,安稳地睡上一觉。飓风平息之后,她可以在未来的两天继续她的行程。

而在另一个方向上——向西很长一段距离而略偏北的位置——迷失的大陆正静候着她的到来。

现在她知道这块大陆是真实存在的了。当她离开庇利亚去探寻它时,她心里还半信半疑,想着会不会绕着整个世界飞了一圈最终又回到庇利亚的东海岸上。没有龙确晓世界上是不是真的还存有另一块大陆……即使它真的存在,所有龙也都知道它是多么地遥不可及。任何龙都是会飞累的,然后坠入海中,在触及它之前就溺亡了。

不过,清瞳可不属于那“任何龙”。她有着其他龙没有的东西:精确地预知多重可能性未来的能力。伫立在庇利亚的边缘,她便可以知悉哪个方向能够将她领向一个可供她停歇的岛屿,然后在接下来的一天:去另一个岛屿。在她的预见的指引下,她只需每天对自己的行径稍作调整,她就已经找到一串能够助她安全飞越海洋的小岛了。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携来一大片雨水,泼洒在她的头上。

飓风差不多要刮到她头顶上了,如果她不赶快动身离开的话,迷失大陆上的龙们将会死去。那些龙有朝一日可能会成为她的朋友,如果她拯救了他们。那些龙完全不知道有什么灾祸将会降临到他们头上,因为那儿没有龙来警示他们。

只是暂时没有而已。

清瞳深吸了一口气,腾翼而起,直击长空,向西飞去。

她脑海中立即开始闪过接下来两天内她所有可能的死法。这就是为什么她讨厌在风暴中飞行,因为它们实在是太难预测了:风向最细微的一丝改变便能让她栽向身下的岩石,或者卷起一根脱落的椰树枝扎入她的心脏。

不要去想这些东西,想想那些需要你帮助的龙。

另一个预见消失了:在那个预见中,她朝着东南方飞去,躲避起来。在那个预见中,她是在飓风袭卷之后到达迷失大陆的。那尸横遍野、一片狼藉的景象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即使她在现实中极力遏止它们。

他们会相信我吗?他们会听从我吗?

在她的某些预见中,他们信从了她;而在另一些预见中,他们没有。

一切她所能做的就是怀揣着自己的信念,尽全力地飞翔。

每一次扑翼,飓风的力量都在抗拒着她,仿佛它知道清瞳正企图将它魔爪中的难民们解救出来。雨珠猛烈地拍击着她,她感觉自己随时可能会被狂风拽入那无际的海洋,或者索性淹死在那漫涝的天空。

但她见识的才刚刚是风暴的边沿,比这糟糕得多的还没来呢。清瞳竭力赶向陆地,赶在她身后那真正可怕的猛兽降临之前到达大陆。她不能停下来,现在刻不容缓。

某一刻,她回顾自己的身后,看见一道水柱被吸向空中,在其中央,一条虎鲸无助地扑凌着,直至风暴将它甩走。

一会儿后,太阳似乎被全然吞没了,清瞳看到一个完整的棚屋从她身侧飞过,然后瓦解成碎片,她不得不迅速规避到一个更低的气旋来躲开其残骸。它是从哪儿来的?谁住在这里面呢?她的预见告诉自己,她永远也不得而知。

接着,清瞳的双翼都要开始失去知觉时,她看见前方的云霏间有什么东西隐约隆起。

一道崖壁。陆地。很多的陆地。

事实上,是一整块大陆。

她倾斜自己的翅膀,朝着它的顶部翱翔而去。那里,她可以看到一排漫无边际的树木在风中狂舞。飓风再一次想把她卷入海中,但她竭尽全力地反抗着,直到她感到土地踏在了自己的爪下。清瞳扑倒在地,久久地攥着那湿润的土壤,庆幸自己还活着。

继续前进,他们还未脱离危险。

清瞳逼迫自己直起身来,面向那片森林。他们来了,是她在这个奇异的新世界最早遇到的那两条龙。

面对那些全然陌生、与自己所熟知的族群迥然不同的龙族会是一番怎样的体验呢?这儿没有像她一样的夜翼龙,亦没有沙翼龙,没有海翼龙,没有冰翼龙。

她早就在预见之中瞥见过这些全新的龙族长着什么样子,但她仍旧不了解任何关于他们族群的知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会信任她。

他们踱步走出树林,警惕而好奇地打量着她。

喔,他们可真漂亮,她想道。

其中一条龙呈暗林绿色,就和他们周围树木的颜色一样。他的翅膀优雅地曲叠在他的两侧,就像长长的树叶一般,他桃木色的腹鳞在胸膛处闪烁着。

但真正让清瞳倾心的是另一条龙,他的龙鳞是那种灿烂的金色铺缀在辉映着金属光泽的玫瑰色与蓝色上的颜色,透过雨幕发出熠熠微光。雨翼龙是庇利亚上最美丽的龙族,而他甚至比清瞳偶然在集市上看到的那些雨翼龙还要绚丽夺目。

不仅如此,他的翅膀有些奇怪,有四只翼而非两只;身后的第二对翅膀叠在前面那对上,并与第一对翅膀以略微不同的角度倾斜垂坠着,以给予这条龙额外的敏捷性。

就像蜻蜓一样,她意识到,想起这种山峦草甸间的水塘优雅飞跃的昆虫。或是像蝴蝶一样,抑或是像甲虫一样。

她蹲坐起来,伸出自己的前爪以示自己并无恶意。

“你好,”她以自己最友善的声音说道。

那条绿龙缓缓地绕着她行走着,而那条亮闪闪的则坐下来,向她投来一个浅浅的微笑。虽然她的心砰砰作响,但她还是回以微笑。清瞳知道她必须等待他们迈出第一步。

“李从予周?”绿龙最终开口道,声音深沉而镇定,“途以何根?”

深呼吸,你知道万事开头难的。

“我的名字叫清瞳,”她说道,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我从远方跨海而来。”她指着滚腾的汪洋,一路延伸至身后的东方,“有谁会说龙语吗?”

两条陌生龙诧异地相互觑视着。

“古老的语言,”亮闪闪的龙说,语气尴尬而拙顿,就像是从记忆深处把词汇一个一个拖拽出来一样。

“你真的会说龙语!”清瞳说道,希望在她的心中激起。

“一点点,”他说,“很古老。”他再次微笑道。

绿龙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说了些什么,向大海点了点头。另一条龙回应了他,他们交流了一阵子。如果他们是一对夜翼龙,清瞳或许还能猜出他们在谈论些什么,但他们的语调实在是太平和了,她根本无法辨析。

“古老的语言”……我想知道他们与我们的大陆在过去是不是有着更多的沟通,也许我们两个大陆在未来某一天能够重新建立这种联系。我可以给他们所有龙传授龙语,尤其是其中那些已经了解过龙语的龙。那样的话,如果有更多的庇利亚龙到这儿,他们之间就可以交流了。

不过,很难想象还有其他哪条龙能够像她一样完成这段旅程。这段路途实在是太遥远了,而且需要在这如此广袤的海洋中找到那些小岛才能实现。

但也许她能够为此做出些许贡献。那种日子还没那么快到吧,起码不是我还有唤醒黯逐的欲望的时候。在我完全忘了他之前,我还不能回到庇利亚。

所以,那一天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了。

“你为甚么下来这里?”那条金粉色的龙向她问道。

“有一场非常大的风暴就要来了。”她尽其所能地简明阐述道,“非常大。”

他展开自己的翅膀,抬头仰望,在雨水中微笑着,“知道了,”他耸耸肩,说道。

“不。”清瞳摇摇头,“我看见了。”她指着自己的头说,“我看见了未来,明天的明天的明天,我看见了后面所有的日子,这场风暴杀死了很多龙。”

她朝着他们周围湿淋淋的森林挥舞着爪子说道,“卷走了很多很多树。”

两龙听罢都皱紧了眉头。

“树敌?”绿龙咆哮道,“枝心众,裂坠?”

“但你们可以拯救他们,”清瞳紧随着说道。预见正漫涌入她的脑中:她已经没有时间了。她不能总这样耐心地外交下去。“我们必须撤走每一条龙。所有的龙,都要到内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飞得越远越好,现在就要走。而且到那里等到风暴结束为止。”她转向那条金龙,双爪合十。“请你们救救他们吧。”

那一刻,未来摆动不定,两条可能性飘摇不决。

终于,那条亮闪闪的龙点头道,“全部撤走,我们会做的。”他又用他们的语言对绿龙说了什么,后者也点了点头。

清瞳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这猛然的慰藉几乎要让她再次扑倒在地。但这些龙还倚望着她的跟随,他们都起飞了,小心地掠过那些被狂风洗礼过的树梢。

她随着那两位同伴穿过森林时,龙们从枝叶间探出身来,皆充满好奇地张望着她。他们大部分是深绿色与棕色的,长着叶形的翅膀。他们的种族用龙语来说的话,她透过一连串新的预见意识到,就是叶翼龙。

但他们间大约有四分之一是其他种族的龙,清瞳一时半会还想不出该怎么称呼他们,那些龙在树枝上就像珠宝一样闪耀:金的、蓝的、紫的、橙的,色谱上所有的颜色都有。

她看见一只幼小的雏龙紧贴在一条树枝上,清瞳看了老半天才惊讶地意识到,那条小雌龙并没有翅膀。接着,她注意到那小龙的背上有着小小的翼芽,便想起来了或者说预视到了,抑或是想起了自己曾预视到的——这个亮闪闪的种族破壳后要好几年才会长出翅膀。没有翅膀慢慢长大……那种感觉一定会很奇怪吧。

清瞳的思维又跳转到了另一个预见上,那个可怕的预见中,这条小龙沦为了飓风留下的遗骸间众数罹难者中的一员。

但在对立的可能性中,明天这条小龙将会从睡梦中安稳地醒来,沐浴在阳光下,追逐着蝴蝶,早饭吵着要吃黑莓。

我救了她,我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绿龙像钟鸣般响亮地呼喊着,不论他说了什么,他们身边的龙都重复着他的话,将其一路传递下去。清瞳可以听到其他龙的回响沿着森林波动,她能感觉到身后两族龙腾飞入空,跟随他们飞向安全地带时鼓鸣般的拍翼声。

“你拯救了我们,”那条亮闪闪的龙说,盘旋到清瞳身边。他又对她微笑道,“你也现在安全。”

也许是的,她想,我阻止了黯逐,我拯救了法顿、夜翼龙们、我的父母。而现在,我找到了一个新的家园,又有着新的龙需要我去拯救。我可以用我的预见帮助他们,这次我可以正确地去做任何事了。

新的未来在她的脑海中爆炸式地迸涌出来。她可能会嫁给这条和蔼可亲、幽默诙谐的龙,那龙的名字叫日痕。或许她会在三天后帮忙清理森林时与一条龙相遇,他有着一双黯逐根本无法媲美的翠眼,最终与他相爱偕老。她可以搬到一条慈祥、年长的叶翼龙那里去住,那条龙的名字叫木风,会说古老的龙语;或者可以给自己找个树洞住下来;又或者可以先探索一下这块新大陆,再返回这里搭建新居。

如果她想要的话,她也可以生育小龙。清瞳感到对她的小龙们一阵忽如其来、令她头脑发热的爱意,纵使他们都还未从龙蛋中孕育:小巧可爱的珠蜻,聪明伶俐的玳瑁,呆萌的橙子(谁给他们的小龙起了橙子这个怪名字?显然是日痕。他们也许得好好谈论一下这个打算),还有“欢笑之王”蔻沫。

她总会留恋她本该与黯逐诞生的那些爱情结晶们的,但她更愿意全心全意地去用爱来迎接她即将到来的小龙们。而且,永远永远不会有什么厄运将要降临在他们身上。他们可以过着最长久、最幸福的生活,因为有她在身边,她能规划好未来的路线,保障他们的安全。

这次,她总算能做出正确的事了。

“你的根源,”日痕说,礼貌地打断她的思绪,“是哪里?”

清瞳指向身后已远的大海。“庇利亚。”她朝着他们所处的大陆挥动着爪子道,“这里呢?是哪里?”

他冁然一笑。“潘塔拉,”他不紧不慢地简述道,语气中洋溢出一种自豪感。

“潘塔拉,”清瞳复念道。

迷失大陆是真是存在的,而且它还有着一个名字。而现在它又是我的家了。

潘塔拉,我来啦。

评论(2)

热度(19)